美麗的想像

2015051317:46

藕斷絲連,相思帶,一對鴛鴦夢成雙。湖水在心頭蕩漾,夢在湖堤畔流淌。心系那夢裏的紅鴛鴦,誰知我愛戀衷腸。呢喃聲聲夢裏下,旖旎夢裏愛成雙。一對鴛鴦枕,一對細思量。匿跡穹廬千萬裏,那堪夢囈回想。

鳥瞰一夜孤寂,孤鶴飛躍葦蕩。沼澤地裏夢已荒,那堪回想。水漫草祿,凝眸回想,泥濘灘裏成荒涼,我心一陣淒涼。紐帶在葦絮間編紮,夢在飄零中編插。明理暗裏夢成雙,我心無法回防。你的模樣空飄蕩,象你愛的發香。

默契間回想,你乖巧的象鳥,溫順的猶如綿羊,心跳象小鹿在跑,在跳。喘息在急促間進行,呢喃聲聲納粹了美夢,一段段空了的想像,似超越了時空,在我的周身飄蕩,溢漾。耐不住的寂寞,嫩葉在樹間奔放,宛如內涵中有你,象蟲蠕,象蠍爬,扭曲了我的夢,倒空了我的想。

沒落的處境,被沐浴在雨中。赤裸裸的肌膚,被雨水謀害。吸取一夜的教訓,磨礪自己的意志,我能在檸檬的夜裏,想你。

初夜的美麗沒有你,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我,在空了的想像。綿密的雨絲,澆去了多少犀利,淼茫的想,構築多少靡麗的想。誰能超越那夢的時辰,唯有我獨自情傷,看得見的迷茫,靦腆成荒涼。敏感的對接,迷惑般的想都成了膏肓。我空對著明月,手握桅杆,不知相思的船被引渡到何方?何方才是我愛的方向。

琵琶聲聲的夢裏,雨簾相思成行。我在渺茫中象似與你相遇,才做夢一場。你似赤裸在荷花中央,象荷花一樣的美漾,香氣飄起你的體香,在相思湖裏蕩漾。你出污泥而不染的模樣,曼妙了我的想像,象我那夢湖裏的芙蓉,溢滿了湖水裏的芳香。

美感在相思湖裏流淌,婆娑了你美麗的想像。鸞鳳倒欒的夢想,把我落寞成荒。埋葬不了的愛情,就象在空中飄揚,霡霂成相思的雨絲,構築了千重萬重的想像。

耗不盡的相思,煎熬了我的夢想。我象裂變的掠起,琳琅滿目空了我的想像。憐惜對你的蹂躪,聆聽了你的芬芳,你那靈犀的露影,在我夢裏飄蕩。

留不住的芬芳,籠絡不了出格的想。立意的美,總在我的夢裏荒涼。今夜裏淚成行,相思流成雙。鴛鴦枕裏,詩荒涼,愛象空夢一場。砥礪的撕咬,雄獅般的嚎叫,唯有自己知道。罪戾的折磨,廉恥般的憐憫,涕淚交流,漣漪成雙成對。

鐫刻般的輪廓,凹槽般的想,乳香的蔓延,曲線連成行。湖水裏的芙蓉,荷花間的飄蕩,體香嫋嫋,蕩漾酷烈般的想。我象在美麗的枯槁間拔荒,苦菊般的想,一對夢裏成荒涼,鴛鴦怎能成雙。

克服不了那美麗的想像,就象自己在十字架上捆綁,我那遍體鱗傷的模樣,能否能追加你的美夢。你那娟秀的美麗,一次次在撕裂我愛的神經,我象一個拾荒的陂陀者,留在你遺棄的荒叢上。我無法再去勘測你的美麗,象一個枯槁的悚然的人,找不到落腳的地方。

親愛的,你可知道我的憂傷。多少局促間的舉動,都變成荒涼。我是那麼的對你的美好,任可自己變得荒涼,也不讓你的愛受傷。我在耗盡心思的為你守護,哪怕我真的為你粉身碎骨,也值。誰讓你是我的夢,我不能沒有你。

沮喪說服不了相思,淚表達不了衷腸,銘刻才是夢想。我襟懷你的美麗,靜謐你的想。比翼鳥比翼雙飛,是我的夢想,也許今生沒有這樣,來生一定雙雙成行。